收藏中心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每个时代都需要各种成分来担当相应的职责

文章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9-27 15:26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其实,走音和精神出轨一样稀松平常
 第250章默认分章[250]
  
  进入鸡年,许多地方开两会,于是,平时多是家长里短的垃圾新闻里,顿时充盈着国计民生,显得高大上起来。
  
  不过,网站边角上的社会新闻,还是有一则让我“呵呵”——泰国机场员工辱骂中国女游客,官方的回应好耳熟:“临时工!已开除。”
  
  “呵呵”之后,我忍不住“哈哈”了。
  
  在我印象中,早些年城管、警察只要惹怒了市民,官方灭火的绝招都是“临时工!已开除。”
  
  后来,这一先进经验被许多行政执法部门借鉴,闯祸的都是“临时工”。使得“临时工”成为一种“成分”,就是专门担任“扫地”“顶锅”那个群体。
  
  我幼年留下的记忆是,有一类“成分”叫“地主”的,他们的使命就是,担当“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人民群众的“靶子”,用于“被斗争”。这个阅历让我在之后填写档案时,对其中一格噤若寒蝉——那个格子要填的就是“成分”,而我的成分恰恰只能填“地主”。
  
  最初我很疑惑,我从出生就跟土地八杆子打不着关系,每月靠国家配给一份粗细兼搭的限量口粮果腹维生,怎么就硬给我贴上一个“地主”标签?而我那些同学,不仅有集体土地,家里还有自留地,却偏偏叫“贫下中农”。那些年,口号是“贫下中农领导一切”,所以,贫下中农是可以随时随地合理合法“打倒”地主的。包括意识形态的打倒精神和实实在在的打倒身体。
  
  这件事,我一直不敢问开口我的父母,他们因为这个已经被批斗得筋疲力尽体无完肤了。但我忍不住长期寻根究底,最终得知,根源在于解放时,我那败家的爷爷败得不彻底,家里还剩几十亩奶奶陪嫁的薄田。由此,土地被收缴了,留下一顶“地主”的帽子,从爷爷遗传给爸爸,然后还遗传给我,刻上我全家祖祖辈辈的额头。
  
  这个与生俱来的耻辱“胎记”回避不开。读书报名、升学、参加工作等等都要填写“成分”。每当那时,我总是避开别人的目光,悄悄且极不情愿地匆忙写上那两个字,相当于用刀在自己额头再一次刺上“贼”字标记。那心情,没经历过的人很难理解。
  
  中间时代,需要填写的表格里没有了这一项,“成分”这个词在我脑子里渐渐淡了印象,浸入灵魂的的耻辱也随之淡漠。是后来新闻上间或出现的“临时工”,又让我想起“成分”的含义。
  
  我原以为这是中国特色,没想到泰国也学会了这一套。
  
  看来,先进经验总会无意传播,最终被别人用来对付自己。
  
东营市茗茶阁陶瓷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http://www.05762.com.cn  地址:东营市开发区108号
电话:6879-8308906  传真:6879-8308907 手机:13893712448  联系人:杨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