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心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法官的各种光怪陆离的奇葩判决

文章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9-27 15:28
上一篇:我发现钱多多心水论坛领域都是有两类典型的人    下一篇:我们不妨把他和那作协主席就当成初学者吧
 
  官至正省级,近日出庭过堂的李某曾经是我家乡的骄傲,有关他政声和流言,我所知都不多。与一般的小“苍蝇”不同,苍蝇们就在我们身边招摇过市,总会留下许多蝇营狗苟的谈资,成为街头巷议的热门话题,给老百姓从他们落马的传闻中获得心理平衡。但关于李某,我唯一风闻的只有他老家一段村道硬化,据说是当地政府破例专修,为李家每年清明上坟方便。至于乡间个别头面人物与他的交结,则属于常人不能企及的高端隐秘。
  
  走乡情路线拜码头,是官场潜规则中“讲政治”的一种表现,这条路走通了,上面的人一个电话“招呼”,其分量往往超过地方组织部门的多年考察和常委人事专题会议上举起的若干拳头,轻易改变下边某人的政治命运。具体案例,也不是我辈可以探究的高端机密。
  
  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讲政治”是当前吏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当然,其词义外延,已远远超出语义本身,被多年形成的特殊政治生态赋予了若干只可意会的内涵,几乎囊括了官场所有不可言传的潜规则。违背原则附和上司,是“讲政治”;给领导行贿,是“讲政治”……总之,让领导高兴就是“讲政治”,让领导不爽就是“不讲政治”。我认识一个组织部门退下来的干部,原本有着“讲政治”的职业素养,但他某日在网上一个帖子谈到本地文物保护不力,我就无意中听到时任宣传部长评价他“不讲政治”。可见是否“讲政治”在官方语系中应用之宽泛。
  
  今天看新闻,见家乡那位高官在庭审中,法院还没判决,他就急着表态“坚决拥护中央严惩腐败的决策,不上诉。”
  
  这就是典型的“讲政治”的表现。
  
  不唯李某一人,在类似的案例中,多数被判高官都众口一词“不上诉”。
  
  这个现象跟我们常人思维相去甚远。
  
  都知道,法律规定“上诉不加刑”,且法律具有弹性空间,相同罪名,顶格和下限的量刑相差非常之大,具体判定,取决于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不同法院、不同法官有不同判决。那么,上诉不会加重量刑的前提下,去争取减轻处罚,并且完全有可能实现,按常理,这是每个人的正常诉求,也是法律给予的正当权利,为什么高官们甘愿放弃这个权利呢?是心服口服罪有应得?还是怕挑起话头被继续深究?抑或“讲政治”惯了,牺牲几年刑期换一个态度端正?
  
  依我看,这就是还在“讲政治”,是不懂法治而完全依赖人治的惯性思维使然。
  
  曾几何时,他们身居显赫官场,对上“讲政治”,对下要求“讲政治”,在“讲政治”中捞得高官厚爵,捞的缸满钵满,捞得人生无限风光。可以说,他们所获得的一切,并非全靠能力和奉献,而更多是靠“讲政治”换取,这套思维模式在他们的人生观念和思想意识中早已根深蒂固,他们把“讲政治”凌驾于法律、党纪和国家基本原则之上,当做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圭臬和一本万利的投资,他们的政治生涯中,“讲政治”所向披靡,无往不利,所以,直到站在法庭被告席上,还依然保持着这份“讲政治”的本色,尚不知法官做何判决,就首先表明“讲政治”的姿态,以取悦他印象中也“讲政治”的法官的好感,从而得到轻判。
  
  当然,这是一厢情愿,也是冒险。试设想,假如法官跟他不在同一个“讲政治”的频道,给他一个“斩立决”的棒喝,他还敢提前表态“不上诉”吗?
  
  平常新闻中,不是没见过。
  
  “讲政治”是之前乃至目前官场政治生态,也是一种畸形政治体制生下的怪胎。落马高官的思维依然定型了,但愿时下和以后的官场不会依然如故。
  
  希望“讲政治”随腐败官员一起被判个终身监禁!
  
  尽管,这个愿望还是显得有些天真。
东营市茗茶阁陶瓷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http://www.05762.com.cn  地址:东营市开发区108号
电话:6879-8308906  传真:6879-8308907 手机:13893712448  联系人:杨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