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心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我们不妨把他和那作协主席就当成初学者吧

文章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9-27 15:29
上一篇:法官的各种光怪陆离的奇葩判决    下一篇:这些虚假和凶险都来自较高的生活层面
 
  抄袭是什么?
  
  吕小伙说:就是打麻将“划船”。
  
  黄三娃说:就是下课上厕所走在后面的。
  
  一次打麻将,黄三娃坐吕小伙下手,手气撇死,小伙出啥牌,他就跟到划船。小伙很不爽,又不好直说,就笑三娃:你娃真没出息,小时候读书照抄作业,长大打牌还靠抄袭!黄三娃读书成绩不好,但劳力大,打架能干,那时吕小伙就是他一个跟屁虫,连上厕所都跟在他身后,从教室出来,进厕所,立正姿势站拢便槽……一举一动都跟三娃一模一样,所以三娃反唇相讥:屙尿你都照抄我的样子!
  
  那天说起网上热议的几起抄袭事件,我对“抄袭”的定义和判定持有疑虑,随口一问,得到上述两个答案。
  
  网上唇枪舌战、口诛笔伐的抄袭事件,有前不久的厦大宣传片,最近的武大录取通知书,还有西安作协主席的赋,最夸张的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会徽……前者知名高校,继而作家,再则那个很屌的国家,你们咋好的不学,偏要去学那个当年被法院判决抄袭但赔钱不道歉、眼下红得发紫、也令我恶心了这么多年的小同志呢?你们不知道会让我厌恶吗?不知道我恶心了我会在我的日志骂人吗?
  
  当然,你们不会看我的日志,不会知道我在用心良苦地教育你。但我对我鄙视的人和事,我一般也就在我的空间说几句气话,发几句牢骚,算是我对可耻行径最激烈的发表方式了,除此之外,你说我还能咋办?
  
  接触抄袭这个概念,是读小学的时候,有同学完不成作业就照着别人的做,老师批评说这是照抄,是纪律所不允许的行为。长大之后,懂得照抄就是社会上说的抄袭。
  
  “照着别人的做”这件事,估计很多人都做过。比如我们的教育中有“榜样”一说,其实就是教人“照着别人的做”。人的生存行为也大多如此。小孩生下来,就是学着大人才会直立行走,如果把他放其他动物环境,也许学会的就是那个动物行止。媒体曾经报道的“狼孩”便是显例。之后的握手、拥抱、接吻等等等等,多半也是学着别人的行为去实施。说到底,也是向好看齐的良好愿望使然。
  
  我读书的时候,智力基本能够应付作业,所以没有“照抄”别人作业的记忆,但参加工作以后,为了拿一个文凭参加在职教育,学的是生物系劳动技术专业,跟我的兴趣爱好和工作性质风马牛不相及,再优秀的媒婆都拉不上半毛钱的男女关系,那就纯粹是混,从不去听课,买来的课本也没有翻开过一页。问题就来了,要拿毕业证得经过毕业考试呀!所幸我们老师还算善良。因为是工作后接受再教育,老师跟学生年纪不相上下,而且还是个美女。考试前一天,她到我那个办公室隔出来的栖身之地做客,临告别时,我见她几度流连,欲言又止,我阴暗的心理竟然有一瞬邪念,虽然稍纵即逝,但我还是为自己的猥琐感到羞耻,脸上有些发烫,幸好背着灯光,她可能没看见。
  
  她跨出门的时候,犹豫着转过头来,仿佛鼓了勇气,盯着我眼睛轻声问:“要不要明天的考题?”
  
  我一愣,这怎么可能?内心却又觉得是情理之中的事,顿时对她生出恩情似海一般的感激。
  
  虽然知道明天那关难过,虽然感激之情如滔滔江河汹涌澎湃,但是,我的自尊不容我接受这份恩惠。我回望了一眼她诚挚而又有些豁出去的眼神,略显慌张地躲开视线,装出一副轻描淡写的神情回答:“那哪用得着?”
  
  骨气是表现出来了,那难关怎么过还真是问题。当然,我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山人自有妙计。
  
  我同桌是个乡镇上的教师,忠厚老实,每次认真听课,详细笔记,临考前死记硬背了一周,填空、解释那些不用动脑筋的考题肯定能够答对。我们素来交好,他不会阻止我偷看几眼的。加上都知道大家来混张文凭,考题不会太深,监考不会太严,我还是有几分胜算的。
  
  果然,考过分数下来,我同桌考了78分,我考了85分。老师说:“你那卷子应该得90多分,但全班最高分才90分,大家都晓得你没有学,我不敢给你那么高。”
  
  这里自曝丑陋,那次我侥幸过关的绝技,就是抄袭。这是我极不光彩的卑劣历史,至今想来还有耻感。
  
  后来有次参加笔会,资阳来的一个年轻作者,猛然爆出一篇精妙绝伦的小说,抢了整个笔会的风头。那篇小说被称为“四小花旦”之一的某家纯文学刊物重点推出,并附有文学教头褒扬夸赞的评论。没想到刊物发行之后,有人揭发说那是一篇西方经典短篇小说,作者只不过换了主人公的名字而已,典型的抄袭!于是,很多人觉得丢脸,刊物追讨稿费,发文谴责。
  
  资阳与我毗邻,之后这么多年,再无那作者音讯。
  
  后来从方舟子那里得知,抄袭岂止学生做作业和作家搞创作,学界更甚,论文抄袭几成家常便饭,那些高端理论,有许多你抄他的,他抄我的,捡懒的通篇照抄,勤快的断章取义、拼凑组合、改头换面,都成了科研成果。
  
  其实都知道抄袭是件可耻的事,为啥还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乐此不疲呢?我无暇从人性、社会学等等专业理论层面去剖析尸解,也无意把抄袭行为全部钉上道德的耻辱柱,从善意出发将其理解为人们偶尔的行为缺陷,而是更宽容地认为,出发点也许就是一个懒。
  
  再后来那位天才精英横空出世,最先就凭一部抄袭的小说崭露头角。这个抄袭不是我定性的,是法院判决。但那天才赔钱不道歉的态度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常见无耻的,没见过这等无耻的!
  
  所以,当他办刊物、拍电影、上电视秀场,仿佛在任何领域都长袖善舞、出类拔萃,但我就是内心感到厌恶,在潜意识里就生出拒绝,不管他再成功,不管他什么时代,还是时代几,我还是满心不屑。
  
  至于厦大的宣传片和武大的录取书,我是可以谅解的。两个都属于艺术门类,表达方式难免有些共通的模式,初学的人借鉴、模仿成功范例是一种常态,我个人觉得可以不提倡,但也不必厚非。厦大那个片子,尽管在构思上或许有些结构设置上的类似,媒体不连篇累牍的声讨,我还真不认为就抄袭了日本什么大学的那段视频。我觉得厦大的错误不在片子本身用了美女用了飞行器,而在于你类似谁不行?偏要类似死皮赖脸对抗我大中华的那岛国,网友愤慨,不是恨你,是爱国!武大的录取通知书就更不存在抄袭性质了,虽然都采用中国风元素,也都用行书字体,但画面布局、色彩配搭、线条结构,那不在一个档次上,只要认真端详,高下立断。人大那个设计的艺术水准何止高出几分,后者顶多算是东施效颦,说它抄袭,不仅辱没人大,也践踏自己尚处于依照葫芦画瓢都不会的粗鄙阶段。
  
  武大那设计不咋样,但危机公关的策略比厦大强很多。你看人家说的:“我们无意长得像谁,我们只想像我们自己……”
  
  这不是狡辩。儿女长相像父母,叫“抄袭”?不!叫遗传。尤其是父母颜值低那种,儿女真会希望“只像我们自己”,免得世世代代丢人现眼。问题是,太不像父母,别人又会说你是“飞花传种”。今人写古诗,要严格按照古人的格式、韵律呢,但那叫继承。
  
  至于那个省作协副主席,要说他205字的作品竟有192个字抄袭了县作协副主席的文字,我想他完全可以这样狡辩——两人都用汉字写作,被指认为抄袭的那192个字,两人可以分头从字典上找到出处,何来谁抄谁的?你看人家武大说:“大家所利用的传统文化元素符号都是直接从公共资源中调用的……”中国常用汉字就那么3000多个,假如有个人写一篇文章,把那3000多个汉字基本用光,那么,其他人再作文,是否都算抄袭了他的文章呢?都是使用公共资源,都是继承传统文化,说使用了多少相同的字而不区分那些字的组合运用,就来判断是否抄袭,的确难让抄袭者认罪服法。
  
  不过,我还遭遇过另一种关于抄袭的情形。当年我牵头做一个文稿,因为工程浩大,安排了几个人收集整理资料,最后我运用那些零星资料放入我的构思框架,编簒成文。其中一个被安排搞资料的无赖家伙,后来竟然说我抄袭他的稿子。真他妈无语!跟了我那么多年才学到一点讨饭吃的本事,拿他最得意之作尚不能让我轻微颔首,请我抄他我还觉得辱没了自己。真想求他换一种高超的伎俩来糟蹋我。
  
  见过斥责抄袭的,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定义抄袭。
  
  我厌恶抄袭,我更厌恶无耻。
  
  其实,借鉴、模仿、引用到抄袭,生活中比比皆是。每天打开电视机,当前热播的一些节目形态,许多能看到国外成功节目的影子……所以,在一个从小扼杀创造性的环境中,这类现象不可避免,只是需要把握一个“度”,难点在于,这个“度”不是一个确切的标准线,并且在每个人的概念中各有不同,至于那种后进者的借鉴、模仿,我认为要与真正的抄袭区分对待。哈哈,比如,既然那本被法院判定抄袭的成名作,作者都不道歉,那么。
东营市茗茶阁陶瓷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http://www.05762.com.cn  地址:东营市开发区108号
电话:6879-8308906  传真:6879-8308907 手机:13893712448  联系人:杨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