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心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形象 >

妈妈一个人在我教书之外的地方带她

文章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9-27 15:37
上一篇:这一天成为读书日肯定是那几位老庚的原因    下一篇:我不掩饰自己内心多少有点嘚瑟
 
  我内心一直有一个非常私密的情结,憧憬了好些年,知道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纯属痴心妄想,所以,无论在任何场合,我都从不曾表白,就暗藏心底,当做一个梦,用以充实原本空虚的理想。
  
  这就叫暗恋吧。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起对这个梦想念念不忘。但我脑子里早就有一个实实在在的情景,若许年来都活灵活现在眼前飘荡。
  
  我现在决定公开我的暗恋对象。
  
  还是先描述我脑子里那副情景吧,从外围环境开始——
  
  远处必然有山有水,构成山水环伺格局。那山不能是光秃秃的躶体,要青草植被浓郁地覆盖着;那水可以不汹涌澎湃,一袭涓涓细流便可,要从山间蜿蜒跳溅到山脚,跳起来那些水滴串成白色的幕帘和晶莹的珠子。忘了,远眺要有蓝色的天幕作为背景,允许云团飘过,但一定要像烂棉絮的形状和新棉花的颜色。
  
  近处应该有树木了。其实那山上也必须有,但因为远,看起来不成树,只是一片青绿的颜料效果。树不要像原始森林那样乔木灌木密密匝匝地交织,要高高矮矮的配搭,偶尔一棵树冠庇荫,偶尔一棵直插云霄,整体上营造出一种犬牙交错那种多层次;矮树们的身上,还要缠上一些开着小花的青藤,串缀连绵成树间青色瀑布般峭壁。外围呢,最好是带刺的篱笆自动组成围墙,生出一层心理上的庇护。
  
  铺垫到这里,应该切入主体了。
  
  在外围层峦叠嶂的绿荫中间,必须有一块空地——这是关键。
  
  地面是砖块砌成的花格,把那些泥土灰尘隔开;砖块的空格下面还是泥土,得长着一些翠嫩的小草,弯弯曲曲地,从砖缝空格探出一芽细微的叶尖,逐渐伸出一节两节羸弱的草茎,看起来很憋屈,无法自然伸展,但它们就那样隐忍着没声没响,固执地,吃力地从坚硬的砖块下面寻找一丝缝隙,慢慢挤出扭曲的身子,并呼朋唤友,相互挽起手,连成一片绒毛一样的绿毯。
  
  这些小草通常不开花,当然开花更好。区别相当于素色地毯与有图案的地毯,虽然踩上去实际效果相同,视觉却大不一样。
  
  在这块空地,砖块过度之后,要木板,是那种带着树皮、疙瘩,显得粗糙的原木剖开的木板,建材市场那种光滑且还要涂抹一层油漆的块状木质板不要,因为带有太多工业和人力痕迹,与周边气氛缺乏和谐。木板要搭成梯级台阶,一阶一阶上升,三五阶之上,是木板铺陈的一个稍大一些的平台。平台四周围上木板栅栏,留几个大孔作为窗户,便于观察远处的青黛和近处的翠绿,以及可能逐渐靠近的敌人或朋友。木板下的青藤可以少量伸出来几根,在栅栏外墙攀爬蔓延,远看像花纹一样点缀着一方盒子间的小木屋。
  
  说到这里,会感觉有点原始森林的味道。其实不然。我要求附近树丛中有一两棵人工栽种的水泥或钢架电杆,把现代化的水、电、气,以及电视、网络线路连通到屋子里。而且,小木屋某个角落那只马桶,还有厨房的盥洗池,下面的管道都必须引出很远,不管最后沼化还是自然降解,绝不让它们反哺这方天境。
  
  屋子不用大。我理想中的平面空间是50平米内,这是经过体验得出的科学数据。目前我居住这个小窝,是我从朋友60多平米的图纸上划掉一半,除去厨卫,活动空间只有20平米。后来我加了一张工作台,就显得有点腾挪不开,搬家装箱的书籍至今无处安放。所有人都怪我当初的轻率。问题是,当初我以为我的生存就只需这么大一个天地啊。
  
  我一直对空间没有丈量概念,通过这件事,我计算出我的最佳生活世界应该需要40-50平米,就一个整体,厨卫之外,中间不要隔开。我有一个毛病,害怕目所不能及的地方,尤其在夜晚,总以为眼睛看不见的地方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其实我胆量并不小,年轻时还属于勇敢无畏那类人。只要能看清楚,是什么我都可以坦然接受。问题在于,看不见的地方,你永远不知道那里有什么——这才最令人恐惧!我认真想过,我惧怕的不是妖魔鬼怪,不是强盗野兽,我怕的是未知!再有,随着见识与经历增长,内心的恐惧与日俱增,不再有天不怕地不怕那种勇气,而是对什么都有畏惧了。不知道是人世险恶,还是我胆子变小了。
  
  按照我的心理期待,我买了一个住房,就是50多平米。遗憾的是厨卫之外分成了两间。所以我几乎不住进去,不自在。我就想要那个离城不远,有一条小马路通达的杂草丛生的土地上,用木头搭建的一个小屋。
  
  我暗恋一生的,就是这么一个栖身之处。
  
  第266章默认分章[266]
  
  “睢父”是我用得最多、也不隐讳的一个笔名。
  
  很多人问过:为什么取这名?
  
  原因很简单——我女儿叫睢,我是她爸,所以叫睢父。
  
  最初用这个名字是当年写稿产量很高的时期,尤其是有段时间自己编报,不能让人看到满张报纸就那么一个作者,于是,诞生了睢父、杨戈、申杨、杨吾恙、简繁等等等等一批撰稿人。那时太穷,被逼得唯利是图,只要稿费寄给我,署什么名都不重要,好多笔名署过以后自己都忘了,另外还有个别的一直需要保密。
  
  睢父这个名字是我用得最多最久的,直到现在。很多人不认识睢字,奇怪我为啥给女儿取这么个生僻的名字,有人甚至以为有什么深刻含义或者险恶用心,刨根究底追问“什么意思?”
  
  说了你不信,其实我取的就是没意思。我读书时,班上有两个同学同名同姓,我教书时,也遇到一个班有同名同姓的学生。所以女儿出生后我就想,名字千万不要跟别人“撞车”,突然想到这个字形和读音都相对少见一点的“睢”字。正好,这个字单独用没什么含义。
  
  后来我也有后悔。因为女儿上学了,她的老师肯定认不到这个字。作为老师,不认识学生的名字,必然很伤师道尊严。老师伤了面子,问题很严重,有可能迁怒女儿,让她受一些冤枉气。
  
  老师要给学生不自在,那很容易,而且会把学生搞得十分窝心,有冤无处申那种。这个我有经历。上初中时,班主任按普通话读音把我名字的“愿yuan”字写成“院”,体育老师好像不会普通话,他把“院yuan”读成“wan”,点到我的名“某某yuan”时,喊的是“某某wan”,我真不知道是喊我,无论他重复多少遍,我都没应他。惹得他恼羞成怒大发雷霆,结果是初中几年我体育无论如何都不及格。
  
  不过女儿比我聪明,她报名的时候就主动向老师介绍“我叫什么sui”,在作业本上也用拼音注明“睢sui”,相信即便是数学老师,恐怕也会认得简单的拼音吧。
  
  我开篇写这些,本来就是想表达一种为父的得意,前面的废话都跑偏了题。我现在总这样思维发叉,颠三倒四东拉西扯,旁枝逸出冷落主干,不知道是不是三叉神经出了问题。来年单位组织体检要查查这个。
  
  想起要说这个话题,是昨天一个被“文学教头”称赞“有灵气”的作者到我QQ空间逛了一圈以后给我留言——你女儿的那些文字我收藏了,并进一步深信,文字除了用情要深,也是要讲天赋的……
  
  悲哀!我空间几十篇日志,之中只有一则是转发我女儿的,那位“有灵气”的作者对我几十万字不喙一词,唯一挑出我转发的那一则女儿的日志,你让在文字中浸淫几十年的我情何以堪?
  
  所幸女儿在日志里说“每一个知道我们的人都说我像我爸,从长相到性格。”这多少给我一丝安慰。不过我想,女儿的本意可能是埋怨没有一副漂亮的容貌供她遗传,内心又有点愤愤不平:我就那么卡西莫多吗?
  
  其实,她有时候的形象真和我没关系。她去年去尼泊尔,扎了满脑子小辫子,回来解不开,就剃一个光头。前不久去应聘她现在的工作,竟然就光着头去了……
  
  女儿继续说:“一直都对文字没啥想法/因为我爸在这方面炉火纯青如鱼得水/但一身文化人的清高/所以和才气很不对等/并不风生水起/我发现它愧对我爸以后/就对文字没啥感情了/而且没感情得很彻底/只要是纸质的/文字的/能不看就不看/于是学业方面主攻电视和漫画,可惜不考……”(家伙“真彻底”,这段话连标点都没有,为了便于看懂,斜线是我加的,原文附后。)
  
  她读财经大学,电子商务专业,却成天去搞电脑、搞网络、搞平面设计、搞动漫,完全不务正业。毕业后跑到远远的地方去工作,从不爱岗敬业,凭兴趣换了若干行当。起初按所学专业去做物流,然后转岗做HR(人力资源),其间跟人合开一家小店卖饰品。她们自己设计、装修,听说很别致,连她们用剩下的一块木板都有人高价购买。店里任何一件饰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孤品,由她帮厂家设计作为条件去置换,省了进货成本。我以为她会好好经营,培养一下她自小就特别缺乏的经济意识,不料没好久她就兴趣索然,退出让合伙人单独经营,投入的成本也没算账拿出来。之后她又自己开了一家自拍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学会了摄影和修图,据说玩耍拍一些放网上,不久竟然收到外汇单,有国外杂志选用了她的照片。当时自拍正值年轻人玩性正浓的时期,她的自拍馆被什么都市报整版报道,还被当地大学请去当什么创业指导老师。但她的兴奋转瞬即逝,忽然间又关张自拍馆,靠一部相机讨生计,专门给一本时尚杂志做摄影。闲了她还对手工活迷恋了一段时间,做银器、皮具,好像还卖得挺火,她穿的皮鞋都是自己做的,看不出和品牌店的行货有什么区别。但她没经济头脑,一百元材料经细磨手工制成成品,卖的时候就老老实实跟人说:我材料一百元,你加点钱就行。这样怎么挣钱糊口?我还听说她动漫和平面设计也做出过一些成绩,我曾经叫她帮我做过两次创意性工作,效果也很别致。但她总是浅尝辄止,就不在任何一个领域持之以恒,乘势前行。
  
  这德行让我非常担心!但从她两岁以后,我一般不干预她的想法。
  
  那次我打了她。
  
  当时她妈妈去进修了,离姐姐家近,但姐姐家却领了别人一个小孩回家抚养,我负气把她带到我学校。妈妈还没来,我从小到大连自己生活都照料不过来,要上班,还要照顾一个两岁小孩,我完全茫然无措。那天,她不知因为什么突然就哭得没完没了,怎么哄怎么诳都止不住,把我急得直想撞墙,情急之下,朝她屁股打了两下,她这才止住不哭。我打过之后,立马感觉心里愧疚,抱着她来到门外坝子里,想着相依为命的父女俩接下来怎么生存,眼圈一阵一阵发酸。
  
  当时,她眼角还吊着泪痕,却用双手捧着我的脸,一本正经地喊我:“爸爸!”我望着她答应:“嗯。”她说:“爸爸,你不爱我了!”我很惊愕,“为什么?爸爸怎么会不爱你?”
  
  “你打我……”
  
  听她这一说,我的心里一阵歉然,眼泪再也忍不住,紧紧抱着她说:“爸爸爱你!不管怎样,爸爸永远不会再打你……”
  
  那以后,我是真的从没对她凶过。记得从那以后,只骂过她两次,就是她后来日志中说不想读书那段时间,成绩直线下滑,主科连及格都十分勉强的时候。之后,即便她一再轻率对待工作,我都尽量去理解她,支持她,遇到难关就帮助她度过。
  
  平时我们联络和交流并不多。上大学到工作,在一起时间少,经常不了解她的情况,每当问起,她也多是报喜不报忧。她说现在儿女在外都这样,免得家里老人担心。我们几乎不通电话,QQ挂起每天看到头像亮着,但招呼都没有。我曾经猜测,也许我和她妈妈分开这事,在她心里对我有些成见。其实,我很注意她的看法,一直有点犹豫,不想因为上辈人的事影响她的心理。后来征求她的意见,她说“你们怎么开心怎么过”才答应下来的。
  
  有段时间,她偶尔会在QQ上喊“爸爸”,我知道多半是钱不够用了。我支持不了太多,但还是尽量资助。但有时主动关心一下,她又总是表现得生活美好。现在,很多父母对她这种年纪都要明里暗里催婚了,我没有跟她提过这个话题。我相信她自己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
  
  2014年底,她告诉我她要去一家有名的策划公司应聘。她冲着那家公司老板是全国排名靠前的设计师去的,她把自己自拍馆的宣传册和简历投过去,那老板居然直接打电话约她面谈……
东营市茗茶阁陶瓷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http://www.05762.com.cn  地址:东营市开发区108号
电话:6879-8308906  传真:6879-8308907 手机:13893712448  联系人:杨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