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心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形象 >

您的依赖和想念扎进了我内心太深太深的地方

文章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9-27 15:38
上一篇:仿佛是天上有地下无的美味佳肴    下一篇:没有了
 
  
  除夕晚,本来,在用平平淡淡的心情看那场平平淡淡的闹腾。
  
  夜深人不静。所以,自己一个观众检阅着万千大腕献艺和同城烟火喧嚣,多少有些特别感受。
  
  偏偏弄来一对内蒙古的母子,那老母亲偏偏也是88岁,就让我平淡不住了。
  
  妈妈88岁那年,我们给妈妈庆生。那时,她的病查出来已经两年,但她精神还不错。那天她坚持了很长时间,坐在轮椅上满脸笑容——
  
  但半年后,妈妈溘然长逝……
  
  要过年了,午饭后去妈妈的坟头烧了柱香。
  
  昨晚下雨,回来路过门口补鞋的摊子,坐下刷一下鞋。刷鞋大爷一边跟紧邻摊位的缝纫大娘摆龙门阵,一边用刷子抹布在我鞋上挥舞,刷完连鞋跟的泥灰都没抹掉,我不好说什么,也不好问价钱(过去3元4元不等,年关什么都会涨价),递十元过去,低头穿鞋等师傅找零,抬头见师傅给我一元——天!价钱翻倍了?历来不好意思讲价,心存疑惑接过来,悄悄走掉。
  
  要过年了,看来这个年比往年更有价!
  
  昨天开车从政府街下来,街口正中央站一交警,抱一叠传单,每个车过来都发一张,搞得车流堵了好长。平时超市打折,就有小妹这样在街头擦着车身发传单,轮到我,接过那张红色传单,也不敢仔细看,随口问那警察:“罚款降价了?”警察楞了一瞬,答:“快了。”
  
  要过年了,其实我知道交警那里不仅不会降价,还得多加小心,不然,像我这种遵纪守法的懦夫,不知不觉又“违法”了。今天回来,就发现两个一组两个一组的年轻交警(估计是协警)在北门外路边抄牌。这段路宽,过去从没见过有人管路边乱停乱放。
  
  要过年了,交警真辛苦!我一冲动,差点忍不住去给他们买两瓶矿泉水。不过,我是成年人,我很理智了,我知道冲动是魔鬼,我只是想想,没买。再说,天凉了,给他们喝冷水,怕惹火烧身。
  
  去年过年前,我提了两只鸡去市场请人宰杀,每只18元。今年,我请朋友把春节的鸡宰杀好给我。我真想表扬自己一下,年终,好多人都去领什么“五个一”奖,听说价钱比往年的年终奖翻了几倍。我没资格领那个,连“围”都入不了,就想方设法自我表彰一盘。终于找到机会——我太有经济头脑,不去当金融家帮人理财简直是浪费——经济发展了一年,今年杀鸡肯定不止18元,单是这个,我节约了好几十!
  
  不过,这样表扬自己,我感觉有点厚颜无耻。那鸡是当今越来越稀有的土鸡,那送我鸡的人是当今越来越珍贵的朋友,别人关心我过年的佳肴,我不感谢不说,还去算计杀鸡那点工钱涨了多少——真不要脸!
  
  朋友那只鸡是她妈妈亲自用粮食养的土鸡,当今少有了,如果去农贸市场买,花一百元不一定能买到这样没有基因变异的资格货。去年,她给我的时候是傍晚,用一只口袋装好,在口袋上剪了一个洞,鸡头伸出来免得闷死。我那窝就那点平方,便捡懒让即将被屠杀的土鸡在我车上度过最后一夜。
  
  当年做报纸想出奇制胜,就跟政法委领导请示,去监狱采访死刑犯临刑前的最后一夜。那一夜,他们行动受限,但可以抽烟,可以吃肉,可以适量喝酒,总之是能够享受平日关押期间不能享受的临终优待。我跟他们聊天,他们上半夜故作轻松慷慨陈词,仿佛真的可以视死如归,但到了下半夜,便原形毕露了,抽烟的手会发抖,说话也会颤栗,愈近天亮愈加恐慌。我让那只纯朴的土鸡临终也坐坐我那辆日本品牌的智能版小车,如果它有人的思维,我想它也坐不安稳。
  
  果然,这只没走出过村庄,也没吃过饲料的土包子,那一夜在车厢里折腾、挣扎,估计搞得惊天动地。第二天我那车完全就是一个鸡屎横陈、鸡毛飞舞的鸡圈。害得我洗内饰花了了至少买两只它的价钱。
  
  其实我不是那种斤斤计较心痛一点小钱的人。那天请清洁工打扫办公室,我问价钱,两个大嫂叽咕一阵,勉强报出个价格——120元。看那意思,留了20元讨价还价的余地,争取能挣个整数。我说:150元吧。大嫂一时反应不过来,楞在那里不知道说啥。当时我的心理价位是200,最终结果相当于我赚了50,大嫂赚了30。双赢!
  
  这种例子不少,当年坐三轮,通城一元的时候,我坐一条街经常给两元。后来有次去农家乐,老板见我喜欢吃红苕,说:我明天给你送点到你家去。我惊讶:第一我不认识他,第二他咋晓得我家在哪里。没想到他说:你过去经常坐我三轮……
  
  我这样买方讲价不砍反而涨,几位老兄也感觉诧异。我的理由是:我多付那一点点,对我的正常生活没有影响,而对方却可能因此心情大好。不损己还能利人,等于这个世道赚了,如果摊派下来,相当于我也赚了。
  
  离过年还有5天的这个傍晚,我一个人坐在家里检讨,主要是反思杀鸡引发的一系列哲学思考。屋里地面没缝,不然我想钻进去,免得被人看到我脸红。利用这副不要脸的嘴脸,我突然想到,如果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之前,我也请朋友向领导吹嘘:我跟莫言一起入围了……说不定我也能顺带捞个什么“五个一”。真领到那个大奖的话,我不仅不会去死缠烂打装穷卖贫地讨要那点工资,而且刷完那双皮鞋付钱之后,一定会昂起头对师傅说:(那一元钱)不用找了!
  
  那时候好像这世界上最便宜的事情就是坐三轮,一元钱。尤其是后来他们以超过国家GDP增幅的速率跟出租汽车比肩,甚至超过出租车价格营运,更反衬出当年价格的低廉和公道。但任何违反规律的暴涨,结局都是暴毙。不多时,三轮车寿终正寝,断了一些坐地发财者的财路。
  
  那时开玩笑总爱说别个:你坐三轮刷卡嘛。或者说:你给一元还大方喊师傅不用找了。最近还真遇到这种事情。有个玩友近年暴富,过上了款爷那种生活,偶尔回简阳,包里就一张卡,不用揣现金的。据说刷卡额度大得惊人,近期在三亚买的别墅和游艇就价值一个多亿。那天他请客吃饭,要我找特色吃。我把他们从城里带到城外路边一家卖鸡的小店,几个人敞开肚皮吃喝下来,估计要三五百。酒足饭饱,东家兴冲冲去结账,不到一分钟,转身回来朝我悄悄招手——原来他去刷卡付账。
  
  呵呵,当然了……我真想把我吞下去拿几坨肌肉吐出来。
  
  那鸡没有朋友送我的鸡品质好,所以今年朋友又说给我一只鸡,我很爽快答应要,但我还是得请她宰杀好给我。因为我确实不是因为杀鸡工钱贵,我是恐怖症,长这么大,我至今不敢切猪肉……
  
  我想不通刷鞋那价格,提了一双鞋再次找那个师傅。事后他收的4元。看来要过年了涨价也没那么大幅度。先前他应该是心思在旁边大娘那里,把10元当成5元了。
  
  弄清楚这个问题以后,我感觉自己又赚了5元钱。
  
  于是,在年前这个傍晚,我心情大好!
  
  今年除夕,是第二个我单独与妈妈一起看春晚,可是,我和妈妈阴阳相隔。
  
  今年除夕,妈妈没有和我守在电视机前,妈妈在我心里。
  
  妈妈,不是说大年三十我才想您。我时常都会想起您,但当您一出现在我脑子里,我就立马采用思维干扰,从那种情景和情绪中逃离。恕我不孝,妈妈,我不敢沉浸在想您的情绪中!那样,我原本就不坚强的存活勇气真的会一点一点消散。我被您宠坏了,几十年一直在您呵护下恣意消遣岁月,基本没有独立生活能力,从来没有想过您会离开我,更想不到您走后我一个人怎么过日子。
  
  可是,您说走就走了。年前,我约大姐一起去您坟头看您,给您烧纸钱的时候我也故意分散注意力,我不敢往深处想您。
  
  这种不敢思念的心情,我也有自责和愧疚。那天,我见您坟头有棵杂木疯长,借了一把刀把它砍掉。指头却不知怎么弄出一道伤口,殷红的血流下来,我心里居然有一种慰藉。我觉得,这牵系母子亲缘的血,便是我最贴切的纪念,聊补我平日不敢想您的歉然。直到今天,我看着指头上那个小小的疤痕,我以为,这也是一种想念!
  
  恕我不孝,妈妈。我逃避想您,是因为对,一想就有彻骨透心的刺痛。
  
  我怕痛,我很懦弱,您知道。
  
  但这个大年三十,我逃不掉避不开,思想再不受控制,情不自禁不依不饶地深深地想您!
  
  我只能埋怨春晚,大年三十你他妈就让我欢笑好不好?
  
  新年初一,很多人在给过世的亲人敬香烧纸钱。我今天没有出门,我把这个心情写出来,再祭出一张我们的合影,权当一个祭拜吧。
东营市茗茶阁陶瓷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http://www.05762.com.cn  地址:东营市开发区108号
电话:6879-8308906  传真:6879-8308907 手机:13893712448  联系人:杨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