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心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陶瓷信息 >

地球周围的那些行星飞到外太空去了

文章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9-27 15:32
上一篇:你早年不是提醒过我千万别跟那人打交道    下一篇:升学当期不能转学的规章就成了废纸一张
 
  最近老听到一种说法——我就是玩,写什么读什么只要我自己喜欢,文学牛逼个啥?不知道文学为何物的人有钱得多……
  
  这个中产阶级的文艺观,我花了至少三个月时间来理解和消化,大致懂得了他们的意思:我不是专业作家,文学与我的生活毫无关系,我就是闲了无聊时玩玩它!
  
  如果觉得我理解有误,请站出来指正。
  
  根据我理解的意思,我能猜测出持这种观点的主人是什么身份,一定是比一般写字的人吃得好、穿得好,有几个闲钱又还达不到显摆炫富地步的中产阶级。因为,身上没两个铜钱的无产阶级不敢这般轻视文字工作,他们巴望着卖了字换一点盘缠,把房子按揭早点还完,有余的话就买辆轻便车,节假日走出活腻了的地方,去别人活腻了的地方转转,名曰旅游;而真正躺在钱堆的资产阶级,比如首富WXX的公子,人家不玩文学,人家玩最新潮最高大上的游戏——日狗。
  
  除去上等的和下等的,这类中等富裕阶级的文艺观,证明了他们确乎是靠奋斗改变的人生。可以想见,他们创业的经历里面,一定有四面求索、八方碰壁的惨痛历程,想必还在文学青年的道路上勇往直前过一段,后来掉头在另外的劳动密集型领域捞到了一些血汗钱,有资本请客送礼设饭局,甚至添置一部分企望升值的产业,于是,他们感激市场经济,感激甲方乙方那种有偿交易方式,感激让他们付出后也能捞到好处的潜规则,但他们绝不会尊崇文学,因为文学让他们付出太多却没立竿见影的回报,当然更不会敬畏。他们没能在文学上超越莫言,就认定文学羞辱了他,现在逮到机会肯定要报这个仇。
  
  这种情结让我想起一个官二代同学。他当年仗着家世去追求一个骄傲的女生,自然没讨到笑脸,若干年后他自认有钱有势了,又去死追。正值那女生穷愁潦倒,便被糖弹击中,接纳了他。他觉得总算报了当年一腔热恋遭遇冷脸的宿怨,在那女人身上恶狠狠地发泄了半个月,然后义无反顾地抛弃了她。
  
  这是一个烂俗的复仇故事。男主人公之所以得逞,是因为女主人公未能脱俗。但文学是超凡脱俗的,不吃有钱人那一套。
  
  还有一个例子。当年曾经做过一场文学梦的某青年,多年后当上了某副县长,不知道与他的文学履历有无关系,反正他分工管文化,在主席台上,他从不正眼看待过去一同“搞创作”的同好,作协主席去报批一点经费,站在他办公室门前,他坐在大班台后面盯着电脑看新闻抑或玩游戏,足足有十分钟,才慢吞吞说道:进来。主席大他至少20岁,站着汇报工作,他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但是,我曾经在多个场合听他当众说起“我们当年搞创作的时候……”一位老编辑多年后翻出他一篇习作,在报上给他发表出来,他竟然也放下尊贵的身坯请那编辑吃了一顿官宴。
  
  这位官员的确可恶,但我觉得他比前面所说的那类人更文艺。他们都属于没能在文学上讨到好,然后在其他地方吃饱了饭,掉过头来践踏文学,但那官员的报复手段显示他内心对文学尚存敬重,而前面提到的中产阶级们的玩弄态度和文艺观,则更显得忘恩负义和厚颜无耻,有一种暴发户的狭隘心胸。
  
  中产阶级在信念中早就把文学文艺文化之类丢到九霄云外,弃之如破履。因为从这些东西上面,他们的确啃不出一点点铜味和油珠,之所以他们还要时不时抓起这东西蒙在脸上或挂在嘴里,是因为这东西还有一点剩余价值和功能——遮羞布和彩幕,可以装点外表,胡弄那些本阶级的后进同志,然后赢得无数个翘起的指头点赞——儒商。凭这,玩虚的玩实的都有了招式,这个金字招牌在某些场合具有通行证的作用,可以通达另一类利润更高的领域,换来货真价实的名利双收。
  
  文学于他们,要么是可以挤出点油水的开路机,要么是解决即时性欲的娼妇,他们内心鄙夷,却又舍不得彻底放手。
  地球周围的那些行星飞到外太空去了
  大凡挣了几个钱才能成为中产阶级,因为那几个钱烧的,总是心比天高,觉得自己就是跨界精英,就是放之四海都要发光的角儿,所以忍不住揣着钱端着架子充学者,背几本杂书找女学生面前去卖弄,至少时不时要混迹于文人圈中,抑或拉一面大师的旗帜自称弟子,最不济也要买一张文艺面具戴在厚厚的脸颊上。从这点可以看出他们的人格分裂——他们践踏的,往往又是他们内心崇尚的——他们习惯在文人聚餐时争着买单,然后在本阶级内炫耀文化。这些表演,我是最贴近的观众,还经常扮演着捧哏的角色。在我这种讲原则、更讲义气的轿夫推波助澜下,许多中产阶级都有一个文艺冒泡的朋友圈。
  
  其实,不管我们活着靠不靠它,文学都在那里;不管我们的灵魂是否需要营养,文学都在意识形态客观存在。它是精神层面的东西,绝不是玩物。玩它的人,就像一辈子以为自己在玩女人,实际上却被女人玩得伤透了心一样。这是天道!
  
  不论读书或者写作,我个人绝不崇拜。我以为那是物质生活之外的东西,有它,心里不那么空,没它,也饿不死人。至于有人要把它作为谋生手段,也不可厚非。从这段开始,我打算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来公允地说说阅读和写作,中产阶级不用看,这是正常人的文艺观。当然,无产阶级也可以不看,本来是私人日志,我自勉就够了。
  
  关于阅读,我们除了寻找心里上的共鸣之外,还有开阔眼界、增长见识、启发思想的功效目的,因此,很多人以阅读为主要学习方式,从中获取生命质量和生存资本。即便有人排斥这种功利性,但阅读给人潜移默化的影响也是其属性使然。
  
  由此知道阅读需要什么,对于写作者便有了标准。文化相对论有一层含义,是告诉我们要换位思考。自顾自写,闭门造车,也许偶然碰巧迎合了受众,从规律性看,作者与读者长期不在一个频道,走散是必然结局。世间万事万物都是遵规律、按章法运行的,假如什么都凭“我喜欢”,估计这世界早就完了。
  
  这是说内容和格局。诚然,不同作者有各自风格,形式外包所具有的吸引力亦不可小觑。不敢奢求兼顾,能十中得一,也算成果。
  
  写一篇文章,总得是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所写的内容就得围绕你要表达的意思来填充,如果只把一些光鲜的外形重叠垒放,东说南山西说海,结果会像给一个稻草人穿上一身华丽外衣,看上去花枝展昭,实质是败絮其中。
  
  因此,枝蔓和废字终归不受待见。你吃饱饭没事干与旁人无干,但你要让那稻草人走进殿堂冒充贵族,肯定也是妄想。
  
  明朝时候,有一个从四川走出去的官员叫茹太素,进京侍君以后,经常撰文上奏。他的奏折喜欢堆砌辞藻长篇大论,但总是云遮雾绕不知所云,有次一万七千多字的奏本,只有五百字的实在内容。朱元璋虽然采纳了四百字建议,却不耐其烦,将他痛打了一顿。
  
  茹太素挨打,其实给写字的人提了个醒。
  
  文章千面,有一种表达就是开门不见山,要辗转反复层层递进,最后云开日出。问题是,那些辗转蜿蜒的词义表述,其内在逻辑一定是暗中指向文章题旨,只是卒章亮志而已。
  
  很难想象,还能提供维持地球平衡的引力吗?不管它具有怎样美丽的扫帚尾巴,它与地球已经没有半毛钱关系,还想在宇宙中保留名分?没门!
东营市茗茶阁陶瓷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http://www.05762.com.cn  地址:东营市开发区108号
电话:6879-8308906  传真:6879-8308907 手机:13893712448  联系人:杨经理